您的位置:文秘網 > 應用文檔 > 表演節目 > 正文

部隊相聲:我和班長

部隊相聲:我和班長

文章標題:部隊相聲:我和班長


甲:你說,穿上軍裝意味著什么?
乙:穿上軍裝就意味著當兵了。
甲:那當兵又意味著什么呀?

乙:當兵就意味著穿上軍裝了。

甲:看來你當兵的感受不深。

乙:誰說的?我感受太深了。

甲:你有什么感受?

乙:當兵一年我覺得自已成熟了。

甲:那你可不如我。

乙:那你
文秘114網--在您身邊的秘書網有什么感受?

甲:當兵一年我覺得自已正常了。

乙:噢,當兵之前你不正常?

甲:我太不正常了。當兵之前我是一位名人。

乙:噢,名人就不正常啦?

甲:你知道,這名人就不能過正常人的生活。

乙:沒錯,要不怎么名人都有煩惱哪。

甲:太對了。我最煩的就是人們給我起外號。

乙:還給你起外號哪?

甲:起。

乙:叫什么?

甲:“席而蹲”!(念“希爾頓”)

乙:“希爾頓”?沒叫你“萬寶路”哇?

甲:我比它便宜,煙卷兒啊?什么呀,煙卷兒是希爾頓,我是席而蹲。

乙:席而蹲是怎么回事兒?

甲:就是我呀,在一些地方曾經席地而蹲過,所以大伙給起個外號叫席而蹲。

乙:你都在哪兒蹲過?

甲:小時候往女同學的鉛筆盒里放毛毛蟲,蹲過教導處;往我們鄰居家的門鎖眼里塞火柴棍兒,蹲過居委會;有一回把我爸爸氣急了,又讓我蹲過涼臺。

乙:怎么把你爸氣急的?

甲:也沒什么大事兒,我呀就給他吃了塊奶糖。

乙:這是好事兒啊。

甲:我那奶糖是拿肥皂做的,吃得我爸順嘴帶鼻子直冒泡兒。

乙:你可是真夠淘氣的。

甲:我不光淘氣,當我靜下心的時候,也經常搞點兒科學實驗。

乙:就你!還搞科學實驗哪?

甲:瞧不起人吧!我們鄰居王大爺家養了一條狗,都管這狗叫牧羊犬。

乙:好狗呀。

甲:好狗吧,我拿這好狗做了回實驗。

乙:做什么實驗?

甲:我買了掛鞭炮,拴在狗尾巴上,然后再給它點著嘍……

乙:你要崩那狗哇?

甲:這一崩啊可不要緊,那狗“噌”地一下就竄了出去,跑得那叫快喲,就跟飛一樣,一邊跑還一邊叫喚哪。

乙:那是把狗嚇的。

甲:通過這個實驗我得出了一個結論,

乙:什么結論?

甲:如果把這掛鞭從狗尾巴上拿下來掛在父的屁股上,然后我再給它點著嘍,你的百米速度肯定能超過劉易斯、不讓約翰森,不用服興奮劑就能打破世界紀錄!

乙:我把它掛在你屁股上!你損不損哪!

甲:隨著我這知名度的提高,能容下我的地方可就越來越少了。

乙:像你這路人擱哪都是一種能源的浪費。

甲:去年,我爸我媽非逼我報名參軍。

乙:那是父母希望咱們在部隊這所大學校里鍛煉成長。

甲:接兵仔細研究了我的情況,又根據我席而蹲的知名度,嘿!還真把我給要下了。

乙:那是部隊覺著你這個人的本質還不壞。

甲:看來我還是有點兒名人效應。

乙:你這算什么名人效應啊。

甲:哎喲,到了部隊我這效應可發揮得更大了。

乙:怎么哪?

甲:我們連隊對我非常重視,

乙:怎么重視?

甲:專門派了個班長配合我的工作。

乙:還配合你的工作?那是負責做你的工作,說白了就是管著你。

甲:要提起班長對我……那真是……

乙:怎么樣?

甲:(擦眼淚,抽泣)

乙:哎,別激動,有話慢慢說。

甲:(哭訴當兵前,我是有些名氣,并且還獲得了“席而蹲”的光榮稱號,可那是我自己奮斗的結果……

乙:還奮斗哪?你那不是什么露臉的事兒!

甲:就算不露臉,你當班長的也不能打我呀?

乙:他打你,真有這事兒?

甲:他憑著當班長的權力,自己不動手打,他指使別人打。

乙:你跟我說說這到底怎么回事兒?

甲:想聽嗎?

乙:想聽。

甲:真想聽?

乙:真想聽。

甲:(突然停止哭訴)那我就說說。

乙:他變得真快。

甲:剛到部隊的第二天,我得了重感冒,一個勁兒發高燒,班長二話沒說背我就跑到衛生隊。

乙:衛生隊?

甲:到那兒他打了我一針。

乙:噢,打針吶。

甲: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