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文秘網 > 論文范文 > 綜合論文 > 正文

扶貧論文

綜合論文范文 相關范文 編輯:露露 發布時間:2016-7-25

扶貧論文

“精準扶貧,不落一人。”這是黨中央、國務院向全國人民發出的強烈號召。按照上述要求,當前,我們究竟如何切實把紀律挺在前面,到2020年前如期全面完成精準扶貧工作任務呢?為此,筆者在深入調查研究的基礎上,緊密結合實際,試作一些粗淺的研究與思考。

一、當前精準扶貧工作中違紀問題的若干表現

(一)扶貧資金被挪位或被套取。主要表現在:一是扶貧資金被私分。面對國家或當地財政部門下撥的精準扶貧資金,有的地方和部門特別是在一些基層鄉鎮或村級組織,將其私分。比如,某縣有一位村支書將國家下撥的5萬元扶貧款,與該村主任及村會計三人私分,村支書獨得2萬元。二是采取多種辦法故意向上級套取國家扶貧資金。比如,某市有一個村處在高速公路出口,村民們幾乎家家都建有樓房,本不屬于扶貧的范圍,但該村一班人看到國家正在推進精準扶貧工作,就采取虛報的方式,向國家一次申報了扶貧款25萬元。后被村民舉報,才予以追回。二是扶貧資金被挪用。主要表現在,上級下撥的扶貧款被挪作他用。比如,某市財政部門竟將扶貧款500多萬元挪用給該部門干部職工建造住房,若無人舉報,還真不為外界所知。三是扶貧款遲遲不到位。比如,國家扶貧款20萬元下撥給某鄉鎮財政所后,該所卻以多種理由搪塞,而不予以下撥,致使其所屬村及扶貧對象遲遲拿不到款子,令其怨聲載道。四是貪污國家扶貧款。比如,2013年,某縣村支書蘇某利用其職務之便,將該縣扶貧辦下撥的整村推進項目資金10萬元,采取虛開工程發票套取其中的9.9萬元,并將其中的4.8萬元貪為己有。據報載:海南省2014年就通過專款扶貧審計,查出了違紀違規扶貧資金1.9億元[1]。

(二)精準扶貧工作履職失位。主要反映在:一是扶貧工作未做到精準到位。有的地方和部門未按照要求實行一對一精準到位,有的黨員干部一年甚至兩年還未與其扶貧對象碰面,有的甚至還不知其姓甚名誰。扶貧工作停留在表面上。二是對精準扶貧工作失職失責。比如,某縣有一村支書在辦理2012年該村扶貧移民補助中,不認真履責,不認真核實有關人員申報的扶貧資料,將不符合補助條件的16戶村民充實其中,騙取了國家扶貧移民款28.6萬元,在當地群眾中造成了不良影響。

(三)扶貧管理工作缺位。主要表現在,一是數字有假。在有的地方和部門特別是在一些基層鄉鎮和村級組織對扶貧事項疏于管理,致使其似乎可有可無。比如,有的縣市上報的脫貧人口數字就未經核實,存在較大水分,某鄉本來貧困人口只有2千人,卻將其上報為4200多人。二是供貨來源有假。在實物扶貧過程中,有的地方對其來源也不加以核實,致使以假充好,以劣充優的現象時有發生。比如,有的竟將次品薄膜發給扶貧對象等。三是有的縣或基層鄉鎮、村級組織未嚴格履行貧困人口進出機制。有的貧困戶或村本已脫貧但仍未退出,有的返貧戶或返貧村,也未及時將其重新納入精準扶貧的范圍;有的該公示的卻不予公示等。比如,某縣有一村,原有50個貧困戶,其中有15戶,其子女逐漸長大外出打工或升學考上了國家公務員,家里也建起了新樓房,但因與該村干部關系較好,該村干部卻一直未能將其退出,幾年來一直領著國家扶貧救濟款項等,在當地引起不良反映。

二、產生上述問題的主要原因

(一)規范的扶貧工作紀律未制發到位。主要反映在,在一些地方和部門特別是在一些連片扶貧或扶貧人口不多的基層鄉鎮或村,有些黨員領導干部并未將其納入自己應盡的主體責任之中,有的甚至還認為有扶貧人口存在對其還“有益”,時時可以向上伸手要一些“援助”,因此在實際工作中及思想認識上并未將其當作一項必須完成的政治任務,認為有無嚴格紀律均可,因此,就導致其不愿或不屑于制定出較規范的精準扶貧工作紀律。因此,在這種情況下,既無紀律,那么我們又豈能要求其盡職守責,把精準扶貧工作搞得精準到位呢?

(二)對黨員干部的扶貧工作紀律教育乏力。扶貧工作盡管很重要,在有些地方也年年搞,但正因為是一項長期的系統的甚至也是一項動態的工程,因此,在有些地方和部門就往往不愿花更多的時間和精力,去強化此類紀律教育。雖然有的地方和部門已將其納入到黨紀政紀法規教育之中,但大多也只是搞搞形式,應付上級檢查,并未真正入心入腦。因此,在此種情況下,上述問題又豈有不發生的呢?

(三)對精準扶貧工作的紀律監督不夠有力。主要反映在,一是一些地方紀檢監察機關不愿或不屑于會同扶貧等有關部門開展經常性的監督檢查,有的即使開展一些檢查,但大多數也是蜻蜓點水,并未真正深入下去,并未象鄧小平同志在評價劉伯承同志時所說那樣“真正沉入海底”。二是對嚴重違紀的扶貧工作案件也查處得不夠有力。扶貧工作是一項民生工程,在查案中也很難有較大的“收獲”。因此,這就導致一些地方的紀檢監察機關及干部不愿接手查辦此類案件。因而就必然導致一些地方和部門的扶貧工作難以精準到位。

(四)對精準扶貧工作的考核還不夠嚴格。考核總是有必要的,但一旦考核的次數多了,在一些地方和部門就將其轉化為一種形式,有的人還將其稱為一種“形式主義”,因此,在有的基層地方和部門即使上級來考核也并不害怕,只要稍為動一動腦筋,應付一下即可。有的該否決的也不予以否決等。因此在這種情況下,我們的精準扶貧工作又豈能精準到位呢?又豈能將我們的紀律挺在前面呢?如此這般,不出上述問題才怪。

三、當前切實把紀律挺在前面,促進精準扶貧工作精準到位的基本對策

精準扶貧,紀律先行。毫無疑義,精準扶貧工作事關我們黨和國家“兩個一百年奮斗目標”,事關我們2020年能否順利實現全面小康社會,如果我們不將扶貧工作紀律挺在前面,那么如期脫貧工作終將前功盡棄。按此要求,那么當前我們究竟如何將紀律挺在前面,促進其精準到位呢?筆者認為,應以下幾個方面狠下功夫。

(一)應切實制發好規范的扶貧紀律,為精準扶貧工作精準到位創造好前提條件。紀律是執行路線的保證。因而要執行就得首先有可遵循的紀律。我們黨及其工農紅軍之所以能從勝利走向勝利,首要條件也是有良好的紀律條規。早在1928年中國工農紅軍創建井岡山革命根據地之時,就制定了“三大紀律六項注意”,后來進入江西瑞金后又將其發展為“三大紀律,八項注意”,以致延用至今。因此,為確保扶貧工作精準到位,就首先得制發好一系列規范的紀律。除國家頒發的一系列扶貧規定之外,各地還應緊密結合當地實際,制發一些切實可行的紀律規定,有了這些規定,就有促進其精準到位的依據。比如,同樣要實現脫貧目標的位于大別山南麓,長江中游北岸的湖北省黃岡市,為確保其精準到位,就由該市紀委監察局會同有關部門結合實際,并依據《準則》和《紀律處分條例》等規定制發了“五個嚴禁,十五個不準”以及“五個一律”的一系列扶貧工作紀律規定,比如,其中的“五個一律”就明確規定,一是對工作敷衍塞責,庸懶散拖的,一律進行召回問責;二是對精準扶貧工作中出現的損害群眾利益問題,一律從嚴從快查處并點名道姓通報曝光;三是對違反貧困縣約束規定,搞“形象工程”、“政績工程”的,一律追究主要領導責任;四是對上級精準扶貧決策部署陽奉陰違、推三阻四的,一律先停職再調查處理;五是對主體責任落實不力,導致違紀違規問題頻發的,一律實行責任追究等。還將其制作為7萬多份“扶貧紀律提醒卡”,發放給該市市、縣、鄉、村四級黨員干部,均較好地促進了扶貧工作特別是其資金精準到位[2]。這樣就讓其成為帶電的“高壓線”。

(二)應切實深化好對黨員干部扶貧工作的紀律教育,為扶貧工作精準到位打下堅實的基礎。為維護好扶貧工作紀律,更應注意夯實紀律教育這個基礎。當前,一是應進一步強化好對黨員干部黨紀黨規的教育。結合中央正在開“兩學一做”學習教育工作,應認真組織各級黨員干部學習2016年1月1日正式施行的《廉潔自律準則》和《黨紀處分條例》,努力增強其紀律意識。因為在這些條規之中,已將精準工作納入到我們黨的廉潔紀律、生活紀律、群眾紀律和工作紀律之中,如果不認真加以學習就不能對其知根知底。二是積極強化好對黨員干部的扶貧紀律學習教育。上述湖北省黃岡市向黨員干部發放的提醒卡,即是其有效的教育方式之一。當前除發動大家積極行動起來支援精準扶貧工作之外,更應對其加強扶貧紀律教育。一旦紀律教育到點到位,那么上述精準扶貧資金被挪位等問題就會銷聲匿跡。

(三)應切實強化好對精準扶貧工作的紀律監督,在任何時候都把握好這一關鍵。扶貧工作能否精準到位。紀律監督是關鍵。針對以上問題,當前,一是應積極強化好對精準扶貧工作日常的監督檢查。按照黨中央的要求,各級黨委(黨組)應將這一工作納入到落實黨風廉政建設主體責任之中,督促當地紀檢監察機關會同扶貧業務管理部門及時開展日常性的監督檢查,發現問題及時糾正。切實做到防患于未然。二是應重拳出擊,積極查處扶貧違紀案件。按照習近平同志關于“老虎”“蒼蠅”一起打的要求,應始終保持對精準扶貧違紀行為查處的高壓態勢,發現一起,堅決地查處一起,特別是對那些肆意侵吞、挪用國家扶貧資金的黨員領導干部,應嚴肅地查處到位,并對其嚴重者予以通報曝光或進行調離、降職等組織處理。切實運用好中央紀委提出的“四種形態”,助推精準扶貧工作精準到位。

(四)應進一步嚴格精準扶貧工作的紀律考核,堅持用好這一“鎩手锏”。一般來說,各項工作均應實施嚴格考核,對精準扶貧工作就更應如此。一是應將其納入到年度黨風廉政建設責任制的考核之中,進行量化評分。對那些落實扶貧政策不力的地方和部門進行通報,督促其整改到位。對其先進者則予以獎勵表彰。二是大力實施“一票否決”制。按照黨風廉政建設“一票否決”的有關辦法,對有上述扶貧違紀問題的地方和部門,乃至黨員干部個人在評優評先、晉級和發放一些政策獎勵時,予以一票否決。三是實施精準扶貧工作紀律責任約談。對上述那些扶貧工作不力,違紀者或受到否決的地方和部門主要負責人,由當地或上級紀委進行責任約談。在約談時,讓其嚴肅地反思本地本部門精準扶貧工作的有關違紀問題,以便促進其整改到位。總之只要我們認真地做好以上幾點,那么確保精準扶貧工作精準到位的問題就會迎刃而解,到2020年我國實現全面脫貧的目標就會指日可待。諸君以為如何!

注:[1]見《海南日報》2014年9月15日“新聞報道”

   [2]見湖北省《黃岡日報》2016年3月29日第二版《黃岡市發放嚴明精準扶貧工作紀律提醒卡》